logo
当前位置:首页 > 鸿运国际首页 > 正文鸿运国际首页

男子卖仿真枪入狱4年终获无罪 获43万国家赔偿

时间:2017-11-1 14:58:38来源:hv鸿运国际作者:admin点击:113 次

时隔多年,王国其再次回到事发地。时隔多年,王国其再次回到事发地。

贩卖仿真枪案大逆转

一德路位于广州的越秀区,东起海珠广场,西至人民南路,是广州最早、规模最大也是最著名的玩具批发市场。

时隔多年,王国其再次回到出事的地方。

也就是在这里,当时卖仿真枪的他被逮捕。随后被以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的罪名判刑。此后的日子里,他坐了四年牢。

从一审被判10年,再审判改判4年,到撤销一审、二审、再审判决,再到发回重审的多番煎熬。前后经历了7年,现在的王国其终于盼来了检察院撤诉,并在今年10月17日获得43万元国家赔偿。

看着一德路商铺里琳琅满目的玩具。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原点。但是现在的一德路已经与当年他所认识的不一样了。或许变化的不是一德路,而是他自己。

统筹:肖萍 采写:新快报记者周聪 摄影:新快报记者 王飞

南下广州

今年41岁的王国其,出生于河北邯郸魏县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。家中共有8个兄弟姐妹,他排行老幺。

15岁时,初中还没毕业的王国其辍学,跟着村里的大人们,到外面去学做泥水工。

这一做就是20年。其间,他一直在天津、北京、沈阳、邯郸打工,最常干的就是给高楼的外墙贴砖。每年只能在收小麦的5月和9月回两次家。

2008年的秋天,35岁的王国其盘算着要告别这一行。他和妻子收割了家中唯一的一亩小麦,变卖了家里的猪和粮食,换得4899块钱,踏上南下开往广州的火车,投奔姐姐王书爱。

已经在广州打拼的王书爱,看到弟弟变卖了家当带着妻子前来,不禁问道:“东西都卖了,你以后还要不要回去啊?”

“我来了肯定就不回去了,准备在这里干下去。”

当时的王国其下定了决心,还盘算着如果能在这里干下去,站稳脚跟,就把孩子接过来。让他们在这里上学,接受好一点的教育,也不用像自己一样,为生计发愁。

初中没有毕业的王国其不止一次对妻子说:“以后一定要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,考个学(校)。起码要比我们这一代有文化。”

搭摊生意

王国其的不少老乡在一德路开店卖玩具,他也加入其中。

由于租不起月租将近一万元的完整店面。王国其以每个月1500元的价格,向一家店租了一面墙,搭了个摊,做起了生意。

起初,王国其在一德路的玩具城赊账卖气球、玩具飞机。一袋气球100个,8块钱一袋。不过生意并不好,一方面是因为没摸到门路,对玩具并不熟悉,另一方面是他不善言辞,每当有客人前来询问时,总是说不出个所以然。生意最差的时侯,甚至一个星期都开不了张。

尽管如此,名声在外的一德路还是养活了王国其一家。“虽然生意一般,但交了月租,扣了生活费,还能存下点钱。日子过得马马虎虎,算是能温饱吧。”

直到2009年9月,在别人介绍下,他开始了“卖枪”的生涯。

一天,在中港玩具城有铺面的左英问他要不要仿真枪的货源。而此前,有好几个客人经过他的小边摊时,曾经询问过有没有仿真枪卖。

“这个能卖吗?”

“没问题,这个枪就是玩具,打不伤人。”

就这样,王国其在左英的“帮助下”,加入到“军火商”的队伍中来。

这些“枪”,贵的有200-300元一支,便宜的30块钱一支。一般卖一支枪能挣20-30元,遇上不还价的一支能挣到50元。顾客多是玩野战游戏的白领,还有家长给孩子买。

生意渐渐有了起色,王国其介绍起玩具的型号和价钱来也得心应手。此时的他,一心想的就是挣多点钱,把儿子接到身边来读书。

然而,就在王国其一家团聚的目标渐渐清晰起来时,他的人生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“卖枪”被捕

2009年10月19日发生的事情,彻底改变了王国其的一切。他清晰的记得,那年的10月,虽然已经入秋,但气温依然炎热。

王国其刚刚做完一单生意,有个外地的老板在他这买了8把玩具枪,付了全款后让他直接寄到外地。

王国其将玩具打包送给物流后,刚回到店里就接到物流打来的电话:“货有点问题,你来一下。”

以为是包装或地址出了问题的王国其,刚到物流办公室,就被警察以涉嫌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带走了。

在得知王国其家中还存有玩具枪时,要求上门收缴。在回家的路上,老乡看到了王国其,便通知了王国其的妻子。妻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连忙跑过来,连声问道:“老板,出了什么事?货是不是哪里有问题?”

王国其别过脸对妻子说:“别说了,他们是警察。”

就这样,警方共在王国其那收缴20支玩具枪。起初,他以为这事不大,很快可以回家:“把我拉到哪里去判,它也是玩具,绝对不是枪。

让他意外的是,他摆摊贩卖的20支玩具枪中,有18支被鉴定为非制式枪支,也就是说是真枪。

在看守所里,王国其问道:“我这就有罪了?我卖的是玩具怎么变成枪了?”这些枪在王国其眼里,不过是一些伤不了人的玩具。

牢狱人生

2010年3月,王国其从看守所被带到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开庭。直到此时,王国其和妻子才知道,自己的玩具枪是仿真枪。

同年5月,越秀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王国其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罪名成立,判决十年有期徒刑。

坐在被告席上的王国其,听到判决感到天塌了下来。

“十年?这样就十年了?”王国其当庭嚎啕大哭:“那种枪是塑料子弹,我还打到过自己的腿,就一个红点,真的不伤人。”

一周后,他向广州中院提出上诉,同年年底,广州中院宣布维持一审判决。

在中院宣判后,王国其从待了一年零四个月的看守所转到韶关监狱。

令王国其想不明白的是,自己的上家左英,涉案金额高达500多万元,判了6年。左英的上线林伟平,生产5万多支“枪支”判了3年。而他只是卖了与他们相同的枪形物,就被判了十年。

在监狱里,每当有人询问王国其是怎么进来的时候。

“卖玩具枪进来的。”

“玩具枪能判十年?你的枪肯定有问题。”

“我卖的就是玩具枪……”

对于王国其的回答,没有一个人相信。

有时候,就连王国其自己都怀疑:“难道真的是卖的枪有问题?”

在王国其被判十年并转入监狱后,妻子王书可每个月都会前来探视。

一次,王国其以为又是妻子来了,可是走到会见室门口时,觉得有点不对,定睛一看,竟是80多岁的老母亲坐在里面。原来,家里人担心老母亲在有生之年再也不能与小儿子见上一面,便将她从老家接来广州,并带到监狱看望王国其。

母亲看到身穿囚服的儿子,眼泪便止不住的往外流。母亲一颗颗落下的眼泪,仿佛滴在儿子的心里,王国其也哭个不停。

在短短半个小时的会见时间里,母子二人并没有说太多的话。

“为什么?你卖的不是玩具吗?”

面对母亲的问题,王国其回答不上来,他也想知道为什么。

在狱中,王国其的工作是焊接电脑线。由于能按时完成任务,表现良好,他获得了二十多个嘉奖,但他从来没有申请过减刑。因为申请减刑的前提是要承认自己有罪。

王国其很孤独,总觉得自己跟狱中的其他人是不一样的。“他们是真的罪犯,我不是。”

重审出狱

又是一次会见,这次来的是王国其的代理律师周玉忠。

“我知道你卖的不是真枪。”

“……”此时的王国其终于见到一个相信自己的人。

“你想不想申诉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想不想?”

“我卖的枪不是枪啊,让他们朝我身上打吧。如果能打穿皮,我就认罪,否则,我就要申诉到底!”

经过家人与律师的不断申诉,2012年8月,王国其的命运出现了转机——广州市中院启动了案件的再审程序。

八个月后,刑期从原来的十年改成了四年,由于改判的刑期低于法定刑以下,案件要经过广东省高院复核,由最高院核准才能生效。

2013年10月,王国其坐满了广州市中院再审判决的4年刑期,但由于该判决一直没有核准生效,王国其以中止执行、取保候审的名义跨出韶关监狱的大门。

王国其出狱之后被家人接回到了位于一德路的出租屋,妻子王书可和两个儿子见到他抱头痛哭。

在王国其坐牢的四年里,一家四口都为了同一个目标而活着,现实难题再次摆在他们面前。

“出来之后真的是倾家荡产了,两个孩子辍学基本上成了文盲,家里还欠债累累。”出狱之后的王国其感到了压力。

为了帮补家计,王国其努力工作。先是在一德路摆地摊卖新年剪纸,一张能挣一块钱左右,后来又做起了走鬼卖水饺,和妻子起早贪黑忙了数月,终因收益不佳做不下去了。

做小买卖挣不到钱,他又想着出去找工作。可因为坐牢有案底,保安类的工作都不肯招他,而技能工种又嫌他没有经验或年纪大。

“感觉孩子也瞧不起我。”感觉抬不起头的王国其只好提出回老家找工作,看能不能做回原来的泥瓦工。

于是,出狱不到一年的王国其再次与亲人分离,一个人回到了邯郸农村的老家。回到家中,见到了数年不见的母亲,王国其重重地磕了个头,从此与84岁的老母亲相依为命。

2014年4月18日,王国其半年的取保候审到期,广州市中院发出了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。此时,减刑的判决尚未核准生效,他到底是什么身份?

就在这时,更令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是,2014年6月,广东省高院突然宣布:撤销一审、二审、再审的判决,发回原一审法院越秀法院重审。

这意味着,王国其案再次回到了原点。

虽然案子回到了原点,但是对于王国其和其家庭来说,再也回不到原点了。

判定无罪

2014年11月26日,王国其永远忘不了这天。这是越秀区法院对王国其案重审进行宣判。

“怎么没看到检察院的人来?”

上庭后,王国其发现,今天的判决与平日有些不一样。已经经历了三次判决,准备迎接第四次的他对法庭程序已了如指掌。

尽管检方的人未到,宣判却照常进行。

“在诉讼过程中,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以本案证据发生变化为由,于2014年11月17日向本院提出要求,撤回对被告人王国其的起诉……本院裁定如下:准许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王国其的起诉。”

对这一判决结果,王国其有些迷糊。宣判一结束,他就上前去问法官:“没有宣判有罪还是无罪,我到底有罪没罪?”

法官答道:“我没说你有罪。”

“那撤诉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撤诉就无罪了。检察院已经撤销了起诉,你可以去行使你的权利。”

王国其并未满足于检察院撤诉的结果:“撤诉总感觉有些不清不楚的,我还是想拿个无罪的判决书,还想让法院说清楚,我卖的仿真枪到底是不是枪。”

就这样,王国其在法院裁定后判决的第九天提交了上诉状。

2014年12月,王国其为拿无罪判决,提出上诉;2015年9月12日,广州中院裁定撤销越秀区法院裁定,案件发回越秀法院重审;2015年12月30日,越秀法院再次裁定,准许越秀区检察院撤回起诉。

在几个来回后,2016年1月25日,越秀检察院发出不起诉决定书,认定王国其没有犯罪事实,不构成犯罪。

如释重负的王国其在回家的路上反复琢磨法官的话:“应该是说我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了吧。”

2016年2月,王国其已向广州市中院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,要求支付32万元人身自由赔偿金以及3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,共计67万元。

最终,因为王国其被限制人身自由共1461天,获赔偿金35.4万元。广州中院还酌情支付王国其精神损害抚慰金8万元,也就是说王国其共获得赔偿金43万余元。

同时,广州中院满足了王国其的要求:向其户口所在地村委会去函说明判决及赔偿情况,为其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、赔礼道歉。

原点?起点!

王国其分别为两个儿子起名王永飞和王永闯,寓意着两个孩子能离开农村到外面闯世界。

由于自己读书少,他希望孩子能读书成才,以后上大学。

但这一切,都随着他被逮捕而中止了。两个儿子连初中都没读完,先后辍学到广州打工。长时间的分离,使得父子之间出现了隔阂。

从前,在大儿子永飞心中,父亲的形象是高大的,能聊得来的。可永飞发现,出狱后的父亲,与自己心中的形象有着较大的落差。

面对生活的压力,父子间的对话从来没有顺利地进行过。

随着争吵的变多,永飞离开了王国其夫妇,回到河北打工,这成了王国其心中的一根刺。

与此同时,母亲的身体日渐衰老,妻子因多年的奔波劳累也都落下了病根。20多岁的儿子将面临娶妻的问题,还有家人为自己打官司积压下来的债务……

10月17日,王国其收到43万余元的国家赔偿款。这笔赔偿款,对王国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,也为这重生的家庭点燃了一丝希望。王国其决定先将债务还清,再用一部分钱为妻子和老母治病,另一部分给儿子娶媳妇。

虽然自己的案子至此终于结束,画上了一个圆,这圆是句号,也是“原点”。

重新走在一德路的街上,王国其突然听到有人打招呼:“老王,干嘛呢?”

他一抬头发现是在这做生意的河北老乡,他笑着回答:“走走,随便走走。”(稿件来源:新快报)

    0
Copyright © 2013-2016 鸿运国际首页 版权所有